冰毒:趙德胤尋根探源的長征才剛開始

文/陳樂融

陳樂融  

趙德胤漸成大器。也許是從台北電影節初審時一路看他挑戰台灣影壇,也在入圍典禮上與他主動結識,對於他的第三部劇情長片「冰毒」能在國際獲獎、繼而引動台灣媒體和觀眾矚目,感到那麼一絲與有榮焉。


比較像「歸來的人」,不像「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導演重拾單純敘事線條,一路逶迤地帶我們看主角的困境。當然,主角的困境也就具體而微緬甸(乃至所有後進國家)的困境,貧窮、青壯人口外移、男女打工仔常遭拐賣欺凌、留在國內的人要掙脫貧窮線常得從事特許但危險、或不合法但流竄的行業,如片中指稱的挖玉石礦和販毒。


趙德胤的崛起,一來代表星馬華人在台灣求學後反饋台灣異質文化觀點,二來也沾光於國際近年對極權專制政權稍微開放後「緬甸概念股」的好奇。


三來,正如我曾在影評中所寫,他的低成本拍片模式,刷洗了台灣自「海角七號」成功後對「商業類型片」或精緻或粗糙的大量仿製,回歸侯孝賢一脈的人文內涵與藝術外衣。他在搞革命,而且顯然靈活積極地以爭取各類本地與國際短片、長片基金與投資,讓自己快速發言,不致成為被期待但因資金問題久久無法有作品問世的「新銳」導演。


我喜歡「冰毒」雖是低成本地下製作級的小品,卻展現成熟穩定的技術成績,全片只有一場讓我感覺是現場似乎出了瑕疵。趙德胤已顯示他有機會掌握更大資源拍更不一樣的題材,但我隱約感覺多少希望他保有更樸素的狀態往前再走一段距離。不知媒體為何將此作稱為導演「歸鄉三部曲」最終回,我根本認為趙德胤尋根探源的長征,才剛剛開始。


兩位男女主角王興洪、吳可熙,已經不會讓人感覺他們在扮演貧脊大地奇觀裡的某個角色,而完全抓住觀眾投入他們充滿灰塵的苦情。緬甸僑生背景的王興洪,演繹待業青年無助、稚嫩、下海、逃避到發狂,勝過多數職業演員;土生土長台灣姑娘的吳可熙,從肢體到口音自然溶入得讓人驚艷,前途不可限量,只希望其他影視製作人不要以為她只會扮演東南亞低階層女人。


影片最後一場戲,我閉上眼睛好幾分鐘,但我完全能懂編導要帶給我甚麼震撼。從魯迅到趙德胤,不管這世界是否人人用上了手機,但待宰的牲畜永遠還是只能靠藝術留下哀號。

 

全文轉載自 陳樂融自選輯

http://fc.ktchiu.com/?p=486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前景娛樂:種一片好田 吃一頓好料 開始慢活人生《小森食光/夏秋篇》4/10 料理幸福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