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

Break time.jpg  

有的電影看完讓你感覺爽爽的很過癮,但是看過就看過了,不會去回味,看這種電影,就純粹是休息或者享受,享受聲光變幻的異類世界,比如《哈比人》和《變形金剛》;有的看完你會感覺心裡悶悶的,似乎電影中有一些什麼打動了你很久沒有觸動的內心世界的一個角落,又或者是整部電影的氣氛讓你無法振作,但是又無法忘懷,這樣的電影引導觀眾展開一場內心的審視,審視生活,審視世界,審視自己,比如韓國的《母親》,比如最近上映的中國導演婁燁的《推拿》。我必須說,做為一個電影迷,我比較常看的就是那種看完後感覺爽爽的電影,偶然才會去看看會令你看完後心情悶悶的電影。這是當然啊,誰會願意花錢買票,讓自己心情悶悶的呢?

但是我也必須發自內心地承認,那種會讓你看完後心情悶悶的,才真的是電影。因為生活,本來不就是悶悶的嗎?

從婁燁的《蘇州河》到《頤和園》,從《春風沉醉的夜晚》到現在這部《推拿》,一路走來看到現在,真的感覺好像在看一個導演的成長路程。婁燁過去的電影比較著力在單獨的個人的內心世界中,比較少去觸及個人所生存的世界,以及這個世界中形形色色的生活本身。但是,在這部《推拿》中,婁燁給我們呈現出的,就是一種悶悶的現實生活。它是那麼真實,真實到我們因為知道這就是現實,而感同身受。雖然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但是我們知道這樣的故事就發生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這樣的真實,不給任何小確幸的空間,赤裸裸地把觀眾浸泡在生活中。

在《推拿》中,我們看到,一個優秀的導演最重要的就是選一個好的視角來呈現他所要呈現的世界和人性,這個視角可以很多,例如失意的政客,落寞的英雄,充滿幻想的青年等等,他們都用自己的眼睛在審視世界,在審視自己。然而在《推拿》中,這個視角居然是盲人。我們要如何什麼都看不見,而什麼都看得很清楚?婁燁選擇盲人的視角來構建他想要呈現的世界和人性,這樣的選擇,已經把他向世界級的導演群推進了一步。

然後就是他的電影語言,更加流暢自然,除了偶爾的幾個血腥鏡頭之外,其他的都像一首詩一般。沒有太多的定格和鋪陳,不同的人物交替上演自己的故事,表面上不相干的事情,錯綜複雜地交織在一起,在一家盲人按摩店裡上演了人生百態的現實戲碼。整部片子對欲望,命運,人性,生活的刻畫真實有力,因而打動人心。這種打動不是撞擊式的,而是讓你隨著電影的慢慢的發展,而逐漸被一把一把地抓過來,抓進去,也不會流淚,然後就,悶悶的了。這樣的電影,第一是好,第二是看得好累。以至於我看完之後,一時無法即刻回家,要在雨後的街上走一走,慢慢舒緩一下,才能重新面對另一種真實。當然,秦昊和郭曉冬等的演技也為影片增光不少。他們的表演功力在《推拿》中得到極大的發揮。遇到好的導演的演員,是幸運的。

你不覺得,一部電影,能讓讀者看完之後,一時之間,無法恢復正常的心情。這,才是好電影嗎?

創作者介紹

前景娛樂:種一片好田 吃一頓好料 開始慢活人生《小森食光/夏秋篇》4/10 料理幸福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