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推拿幕後專訪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Wang, Kong _ Ma.jpg  

(編按:本文將透露劇情,讀者請斟酌閱讀)

《推拿》是描述一群「盲人推拿師」靠自己過活的故事。這看似平淡不過的題材,才氣縱橫的婁燁導演卻將其拍成充滿戲劇張力的好片。盲人,被明眼的觀眾「看見」他們的生活,如同發生在你我周遭看得見的日常生活,觀眾投入其中,感受到真實情感的力量。不僅如此,婁燁更克服技術的重重障礙,用實驗電影的精神,運用像說書人的口白,開場演職員表是口白,片中角色動作與心理狀態,也都有旁白,搭配演員的日常對話,用心拍出「給盲人看」的電影。

● 電影提醒觀眾:「他們,其實也是我們,只是我們都忘記了。」

盲人眼睛看不到,我們忽略了他們,盲人眼盲但心眼亮,反倒是一般人眼不盲心盲。盲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片中寫實呈現出盲人們赤裸裸與毫無保留的慾望,讓明眼的觀眾感受到盲人與明眼人一樣,都渴望被愛與被需要。《推拿》講的是人性,是友情、是親情、也是愛情,更是人與人之間情感的美好與殘酷。

《推拿》取材自作家畢飛宇的同名小說,他將常去南京家旁的盲人推拿店做推拿的經歷與感悟寫成小說,婁燁導演讚譽:「《推拿》小說是一幅微型的《清明上河圖》。」由《頤和園》編劇、也是婁燁的妻子馬英力改編為劇本,將小說散點透視的文字群像,改以影像敘事來傳遞文學精神。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婁燁導演合作過多部作品的秦昊,訪談中表示在《推拿》中飾演的角色是跟以往完全不一樣的人物。他飾演的是《推拿》中的沙復明,沙宗琪推拿中心的老闆。

在演技之前,秦昊先在人物外貌上下了功夫,為了追求傳神,他戴上特殊的隱形眼鏡,把上眼皮用膠水沾黏在一起,形成白眼球狀態的「盲態」。

有了盲態,再來是內心世界的部分。秦昊認為,一個活生生的人都是不完美的,他有猥瑣的地方,他有善良的地方、他有讓人覺得小氣的地方,也有讓人感動的地方。最終,他的演出會讓你心疼這個人物。

由秦昊飾演的「沙復明」這個角色飽讀詩書,有智慧、有野心,但卻被「美」這個東西困住了,他不能理解甚麼是「美」,他焦急心慌。這個「美」也讓他的災難就此降臨。

來聽聽秦昊怎麼看待自己飾演的「沙復明」: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婁燁的電影,是一個廣袤的泳池,在裡面想要用自由式、蛙式什麼都允許。」

郭曉東當年在婁燁電影《頤和園》裡大膽演出,卻在訪談裡坦承在《推拿》裡的一場戲給了他很大的障礙。他害怕這場戲,卻也衝著這場戲而接下這個角色,一場戲反反覆覆拍了無數次,當他終於拍完了這場身心煎熬的戲,從心底油然升起一種興奮感伴隨著幸福感,然後,體會到了婁燁導演所說的「表演即是生活。」那句話。

郭曉東在《推拿》裡的角色「王大夫」,一直以來要求自己做一個「體面的人」,他夢想著努力工作賺錢,準備未來和伴侶小孔一起開設自己的盲人推拿館。金錢風暴卻悄悄來襲,一夕之間,大大動搖了他「安排妥當」的世界。

郭曉東的「王大夫」溫和,卻鮮血淋漓。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禁忌之戀---婁燁

撰文:房慧真/攝影:賴智揚/設計:裴惠娟

壹週刊NO.jpg        

在中國拍片,面臨電影審查制度,每個導演心中大多都有一把尺。婁燁總是跨越尺度,踩到紅線,他拍攝六四題材,觸犯政治禁忌;他的電影裡常有大量性愛,觸犯風俗禁忌。他曾流放海外,五年不許拍片,也曾抗拒審查,不願意在作品上署名。婁燁心底也有一把尺,度量的是電影的藝術性。心裡沒有禁忌,才是超越禁忌,創作的慾望一如愛戀,任何柵欄都關不住這猛虎出閘。

 凌晨兩點,林森北路的台菜餐廳裡正熱鬧,香檳杯疊成金字塔狀,《推拿》導演婁燁領著一行人,帶來熱騰騰的七批金馬(共得六獎,其中最佳剪接有兩人共得),獎座一字排開,十分壯觀。

 入圍七項,囊括最佳影片、攝影、劇本等六項大獎,命中率近九成。有國際巨星空手而回,透過經紀人抨擊比賽不公,忿忿不平。也有人滿載而歸,卻一派淡定,記者問婁燁,《推拿》得了這麼多獎,為何他上台領獎,感覺不太興奮,就連擔任《推拿》編劇的妻子馬英力拿獎也是。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見盲人眼底的無光世界

專訪《推拿》導演婁燁

 

文 / 洪健倫、徐明瀚(採訪) 整理撰稿 / 洪健倫

拜文化部在2014年11月初公告的一紙法規修正案之賜,從去年底開始,在歐洲三大影展、奧斯卡金像獎(文化部統稱「四大影展」)獲獎,或是在金馬獎獲得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兩獎項的中國電影,終於得以不受陸片一年十部的配額限制直接申請上映許可。如此一來,過去優秀大陸電影須和各路水準參差不齊的電影抽籤決定配額而遲遲無法在台上映的狀況,終於可以稍稍獲得解套。而今年年初,拿下包括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等六獎項,以及柏林影展最佳攝影銀熊獎的《推拿》,將成為因為此修正案頒布後,首部不受配額限制首部在台上映的中國電影。

在正式上映之前,去年的台北電影節早已搶先邀請本片參展放映,只是當時導演婁燁並未獲得中國當局許可隨片來台,卻仍因同期台北私人藝廊「谷公館」展出其小型影像作品的關係而獲邀造訪台北,電影節也抓緊機會安排了媒體茶敘。而後《推拿》入圍金馬獎,婁燁終於得以名正言順地以導演身分正式登台亮相。而我們在台北電影節時邀請《FA電影欣賞》主編徐明翰協力進行了專訪,筆者也在金馬獎頒獎前的下午,和導演進行了簡短的訪談。這篇報導將為讀者整理我們前後幾次的訪談內容,也藉此帶各位認識婁燁如何帶觀眾以視覺語言看見盲人的視野。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