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師說:

前幾天聽到國文老師講了一個趣事,說她之前某國立大學電機系的男友一直唸到博士班都未曾寫過一張卡片或文情並茂的情書給他,為了享受一丁點浪漫的感覺,他決定強迫男友寫一張生日卡送她。終於來到生日這一天,男友小心翼翼的呈上一張卡片,表情靦腆地要她回家再看。女友回到家後迫不急待拆開卡片,正打算被好好地感動一番時,卻只看到「生日快樂」四個大字,大剌剌地躺在一張卡片上,再也沒有多餘半個字!女友老師ㄧ氣之下隔天就休了這位男友!教訓是:「國文要用方恨少!」

當台灣人正在吵高中國文課裡文言文的比重時,我想全世界正面臨相同的問題:好像只有透過捍衛正統的文學,國家文化才能有系統地延綿下去!可是我心裡不禁質疑,到底我們學國文是為了什麼?不就是要學著「表達」自己的想法嗎?
到底是古典文學重要,還是現代文學比較值得欣賞?如果後者顯然比較貼近高中學生的日常生活,可以讓學生產生更多的共鳴,那白話文學多點不是也很好?

我的小孩目前是公立小學低年級生,學校晨曦時間不是弟子規就是孔孟大學,其實我也很贊成經史子集詩詞之背誦,就算小朋友完全不懂自己背些什麼東西,我相信以後若寫作文,他們引經據典的能力,肯定比我強些。當然,我寫作或表達也不至於太差,但我自知不是當學者作家的料,就算有心想翻譯外文書,也自認沒有足夠的美麗辭藻來潤飾。可是,一個人的書寫能力或表達真的只靠經典名句堆砌而成即可嗎?沒有創意與豐沛的情感做後盾,能寫得出有內涵的文章嗎?!世上又有多少人可以和大鼻子情聖一樣,說出一口優美的情詩,讓每個少女情懷蕩漾?

教優秀的小孩,文言文的多少,我想應該都不是問題,因為閱讀已是生命中的一部份;但教學習成就低的小孩,讓他們理解白話文學要傳達的意思,似乎比古典文學來的更容易一些,青少年沒有人會想像古代人一樣「之乎者也」般說話,否則就不會有火星文這樣東西出現。所以我其實很贊同影片裡,François老師的作法,大家都教國二生”伏爾泰”大師的”憨第德”作品時,他卻覺得對他那些出口成”髒”的學生而言,作品還是太難。所以他選擇”安妮的日記” , 這本屬於二次大戰時,所有歐洲人的共同回憶,來讓學生認識自己、進而了解自己、定位自己,他的作法不正服膺孔子所說要”因材施教”的道理?!只是,這方面也不得不讓人捏把冷汗,因為如果老師過度主觀扮演主導學生閱讀的角色,那他剝奪學生欣賞名家大師作品又該如何定罪?

其實我不懂文言文多一些或少一些,有什麼好計較的!喜歡閱讀的人,不會因為文言文少一些就不再愛讀書;不喜歡寫作或不擅於表達自我的人,也不會因為白話文學多一些,他就突然文思泉湧,言溢於表,甚至口若懸河,不是嗎?最終
那一把尺,還是落在一線老師的手裡!至於學生能不能遇上投其所好的老師,就要靠自己燒香拜佛囉! 

 

也讓我們等待下週一Anne的回覆...

    全站熱搜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