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820691947  

撰文/王志成

電影通常把發生在單一場景的戲,小至一個房間、大到一座機場,統稱為封閉空間。這個空間的設定,對於全片的劇情和主題,具有關鍵性的影響。

我們每隔一陣子總會在社會新聞裡看到,某個荒廢的大型公共建築、海濱、或者公園,成為同志尋歡發洩的秘密基地,丟滿了使用過的保險套、衛生紙等等。這種帶有窺淫的報導,說穿了,只是同志情欲,長期得不到正常宣洩管道的轉移方式之一,但不出事就沒事,一出事就會被抹黑成同志圈的常態。《湖畔春光》打定主意,要揭開隱晦的暗示。片中同志在一個湖邊裸體、游泳、眼睛吃冰淇淋,看中意的對象,走進防風林就可以辦事、沒找到對象的人也可以旁觀別人辦事、然後自慰。這是一部沒有禁忌的作品,同志打野炮的1069、勃起、射精、肛交,都不帶感情也不加誇大地呈現,這些場面把同志情慾正常化,這種直指情慾本質的手法,是本地多年來眾多同志電影缺席的一塊,卻是本片最有力的一個論點。

即使知道在這樣發洩慾望為主的場所,尋找愛是一件愚蠢的事,但是看到心儀的對象時,男主角還是不免期望炮友可以進一步發展成固定的關係。但是殘酷的是,有人車子停在同一個位置那麼久、已經被謀殺了,卻沒有人關注,而兇殺的目擊者,為了自己的慾望,又不向警方吐實。命案揭露後,這群常客照常在這裡裸曬打炮,因為這種場地也不是到處都有。封閉空間,養成封閉性格,集體封閉性格,形成封閉圈子,同志的寂寞、無奈、自私、怯懦、恐懼在湖邊交織現形,讓這個沒有結局的故事,批判中帶有感情。

評分:80分

    全站熱搜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