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WSY7163 (2)  
人的世界其實有三個,現實世界,文藝世界,再就是內心世界。

這部影片贏在了起點——回歸最簡單的主題,描述最普通的盲者生活。有光、有冷暖、有煙火氣,有市井人生。

內心世界

現實和文藝是兩個平行的世界,內心就在這條界線上。它小而堅固,維繫著另外兩個廣闊的世界。
小馬一線是個完整的故事線。他的主觀視角,攝影機給到的拍攝視角是一個粗糙的,失焦的,魔幻的,類似膠片的原始質感,它不僅是模仿小馬的瞳孔,也是他內心的視覺外化……。鏡頭都是從轟鳴的混亂感到溫暖的一絲光亮,這都是內心世界的門開了。

小孔的眼淚、沉默和委屈,在雨天夢囈般喃語「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盡頭啊」;小馬對「嫂子」氣味的迷戀,以及…跟小蠻的溫情「對視」;都紅坐在小馬身邊的長椅子上那段經典的獨白……而在視窗沉默獨坐的沙復明聽到這段話時觸動風鈴,讓都紅發現了他的存在。這些內心世界的演繹,分寸感極好。
「對於這個世界,我們不比盲人知道的更多,我們也不一定比別人主流,命運是看不見的,所以盲人比明眼人更瞭解這個世界」,婁燁最終想說的,是這樣一句話。

現實世界

這部電影隨著秦昊扮演的按摩院沙老闆的相親而展開,荒誕的舞廳開場,首先面對的是他作為一個先天性盲人,但對於生活中各種美好的追求卻從未放棄。在現實生活裡,沙復明喜歡海子的詩,打領帶、注意髮型和裝扮,勇於追求正常姑娘,他想要擺脫一下盲人的世界,最後屢遭現實歧視;緊接著王大夫、小孔和小馬,這幾位盲人的出現,故事繼續鋪開:一方面,沙老闆要調和整個推拿院裡盲人們的明爭暗鬥;另一方面,青春期的小馬,因為自己的失明而易怒、躁動,具有暴虐的一面;王大夫活的最辛苦最現實,他拼命賺錢,籌劃結婚,組織家庭,自立門戶,卻接連遭遇現實的打擊,飆血還債,手足涼薄……。

《推拿》某些時候,是冷峻而詭秘的。在幾個小小的房間裡,有矛盾、有金錢、有欲望……這個時刻,你幾乎敢忘卻,婁燁描述的是盲人生活。

文藝世界

語言停止的地方,就是音樂。而在語言中,詩歌是光斑。猶如音樂……。
「……那愛情就像物質一樣無言、永恆/詩人卻一個個碰得傷痕纍纍……」
婁燁的文藝之光一直籠罩在影片之中。

他的影片是普世的,溫存、傷感、隔閡、憤怒、敏感、沉默。擺脫不了的是關於愛的永恆命題。他對廣場舞、洗頭房、小飯館的熱愛,以及對雨天陰鬱的迷戀,以及氣味的彌漫、光斑的影調,成為他影片的文藝註腳。他講述刺眼的陽光、講陰影、講失去、講深藏的愛,講那些被控制但最終會釋放出來的情感。這些折射出來的愛的光景,其實可以在任何文化、任何國度的人身上找到。……


美好的愛情,陌生的世界,厚重的傷感,熟悉的人生。都在裡面了。

(影評節錄自陝文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ashforward 的頭像
Flashforward

前景娛樂:種一片好田 吃一頓好料 開始慢活人生《小森食光/夏秋篇》4/10 料理幸福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