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台灣金馬獎最佳音效獎剛剛頒給了《推拿》,在此整理出一篇不久前的專訪,聲林音效總監黃錚與聲音指導富康談《推拿》的聲音前後期製作過程,在此分享出來,與大家一同品味“盲人主觀世界”電影的聲音設計。

1416715719_29470.jpg  

黃錚:正常人如果聽到聲音,會轉過頭來看一看,比如跟你說話我會看著你,這是順其自然的,而盲人說話,這邊有聲音就不會轉過頭,身後有聲音也不會轉頭,所以聲音在盲人的主觀世界裡具備很強的環繞性、清晰性、和解析性。好像咱們的五官功能,如果少了其中的視覺功能,其餘的一定會變得特別敏感。比如盲人用電腦打開盲人輔助閱讀功能,那個閱讀速度是特別快的,信息量非常大,而盲人聽起來是完全沒問題的,但我們就根本聽不下來。

所以像《推拿》這個戲,富康在前期,拍攝之前就 ​​設計了很多這種方法來突出聲音,盡可能去呈現更多的聲音表達,讓觀眾感受到盲人的主觀世界是什麼樣的。

開放性拍攝現場,同期錄音遇到挑戰

富康:說起《推拿》的拍攝,還是比較辛苦的,時間比較長,而且這種拍攝經驗以前都沒有遇到過。裡面有幾個非盲人演員,主要的演員是真正的盲人。其他幾個在表演的時候,也盡量把自己放到一個盲人的狀態,他們會做一些特技化裝,特技化裝以後他們對視覺的感受也會降低百分之六七十,基本模糊了。在現場拍攝的時候,是非常接近於現實的,更開放式的,我理解有點像舞台現場。

有一個大概的腳本,由演員自由發揮,這也是婁燁導演一貫的做法。然後捕捉、記錄,以畫面及聲音作為一個主體,就是捕捉,沒有固定的機位,沒有固定的台詞,從哪句到哪句的台詞都是不存在的,非常開放性的拍攝方式。當然這種拍攝方式,對於整個演員的互動,演員之間戲的溝通跟交流是非常有意義的,他們會很放鬆很自然,不會有刻意的表演。但是,這也會對攝影部門、錄音部門都會增加一些難度。平常我們拍戲都會有分鏡,都有很嚴格的鏡號設置,但是這個戲沒有,所以會增加一些難度。

群戲為主的分軌錄音,在拍攝間隙快速對素材進行判斷

這個戲的同期錄音軌數還是挺多的,肯定要用這種分軌錄音的形式,而且演員也是一個群戲為主。而且又是雙機拍攝,所以在一個空間內,會同時有很多聲源,這樣某些聲源是不是對這個戲有幫助,某些聲源是不是能夠推動這個情節的發展,這個東西只能在拍攝的間隙決定,因為整體是開放的,尤其是很即興的一些表演,不可能重複,沒有可重複性,就要快速的判斷出來,是成還是不成,要很快就反應出來,要記錄下來,如果不是特別適合聲音,就需要把它屏蔽掉。所以就是工作的狀態是一個半猜半拍的狀態。

◆ 用低頻模糊化,體驗盲人主觀視角

黃錚:因為是在推拿房裡,必然隔壁可以聽到推拿的聲音,包括盲人走路、盲杖,也有一個角色,黃軍軍演的小馬,一直在玩一個鬧鐘。

在音樂上,音樂是由冰島作曲Johann Johannsson寫的,音樂跟效果基本是融為一體的,所以在很多段落上,比如有一個小馬屬於一個半復明的狀態,第一次模糊看見的時候,我們爭取讓觀眾也感受到,以他的視角來體會是怎麼感觸這個世界的。他看東西會模糊,會虛焦,會不清楚,顏色會很深。

這個時候我們在聲音上,用低頻去模糊化整個環境,但是環繞聲調明顯比客觀事件環繞聲要更大,周邊的發聲量要更多。但這同時又是一個現實題材影片,所以我們要從真實生活當中尋找這些聲源,做改善和變化,這樣讓這些特殊性的聲音設計,在環繞這個聲音,仍然與影片的基調保持一致。這也是我們當時做混錄的時候,導演提出來了,也做了非常大規模的修改,一個版本又一個版本地修改。很多東西也是跟導演一起碰撞出來的。

◆音樂與音效的融合,如何處理?

作曲給我們的是分軌的,包括:弦樂、打擊樂、合成器等等,我們是做了一個真的5.1的音樂小樣,所以包容性也很強,包括在一些段落裡,甚至是同期的對白、現場唱歌,我們都做了大量的,音調上下移動變化處理。

因為首先就盲人來講,聲音既然是很敏感的,我們有大量的空間去做這個事兒。所以每次我們會去做音調上的變化,甚至在音樂上有一些小的處理。

比如說把某一段落,想第二段成為第一段音樂一個殘響,但第二段和第一段之間其實是空的沒有音樂,最後把第二段接過來,不管是時間之差也好,還是變調以後,我以前是伯利音樂學院畢業,所以大概有一點音樂的基礎知識,現在還記得當時升了六個半音,能讓第二段合到第一段調性上,然後做了一個伸拉,然後再做了一個緩慢降調,讓最後這個聲音好像殘響再越來越低,再越來越飄,自然就直接融入到第二段音樂里面,整個一、二段音樂就合起來,隨著畫面。那個畫面正好是一個正常速度到一個高速性,也就是慢速畫面,再到轉換速度一個變化,全都融在一起了。

影片裡有大量這樣的處理,包括有的段落,當音樂推拉的時候,當它從客觀變到主觀的時候,整個畫面變黑的時候,低頻烘托,加在音樂中,其實就像音樂一樣烘托出那種氣氛。包括對白,我們全篇有大量的pan,不是保守的,大量的左右移動,鏡頭因為很多手勢,你說話的時候照在你這邊,這邊有人說話他先說。然後再照這邊,這時候先說,可能先讓他pan出去,過來的時候再緩慢移到這個頻道,再熟悉又走開,再回來。有很多這樣的環繞聲出去。

◆聲音設計的閃光點

包括還有一個段電,說著說著話突然斷電,直接是360度pan,因為你全篇黑了以後,就算正常的非盲人你也會這樣。所以你完全可以讓聲音整個轉起來,圍繞著你,包括一段吹笛子這樣的段落,我們也是直接360度,而且特別緩慢,不會讓我們想要做的是,去讓你融入到這個環境裡,但是絕對不希望讓 ​​你覺得,這是一個技術處理,這是刻意的,這是融入進去的。

當時在柏林電影節放映的時候,就導演後來跟我們說,像我們做笛子360度pan,很多人看到了。沒感覺到,一直在轉,沒有感覺到。轉完了,從那個音箱又回到這個音箱的時候,已經轉完了,又感覺那個聲音好像轉了一圈,回味了一下,這種不能讓你在中間感覺到,你就跳了一下,你幹嗎呢。剛才好像是這樣,然後觀眾感覺到這樣,導演當時回來的時候說,事後覺得挺有意思這個,有很多這樣的處理。

原文網址:[声音手记]《推拿》声音设计访谈:失明世界的细腻听觉体验

    全站熱搜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