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沒有溫暖,學校沒有朋友,片中灰濛濛的色彩,讓人幾乎可以感受到Billy感覺到的寒冷。Billy是個瘦弱的男孩,他幾乎什麼都沒有,沒有寄託,也沒有未來。他的家,可以用支離破碎來形容,他的哥哥被生活及工作的沈重壓抑著,對人生及社會的不滿及憤怒,輕易地轉嫁在無法反擊的Billy身上,獨力扶養兩個孩子的母親,也已看不見孩子身上的煩惱及不安。

學校和社會制度也沒幫上什麼忙,反而造成更大的傷害,像是大家都深受其害,所以只好互相撕裂。 學校裡的同學當然看不起他,他連一件上體育課穿的衣服都沒有,而且他那怯懦的姿態,充滿不安的動作,想必就是讓他們不爽。在成人的眼裡,Billy不過就是,和其他孩子一樣,欠管訓,欠罵,欠揍,不成材,未來什麼都做不了的無藥可救之才。

或許Billy從來不曾大聲質疑,到底為什麼他,必須面對這種生活和一個虎視眈眈的未來,他只是逆來順受,偶而做出不痛不癢的反擊,但是一個無助,又介於敏感年齡的孩子,能向誰求助呢?Billy伸出手,Kes回應,像帶著他一樣,反抗無法擺脫的地吸引力。

Kes是一頭老鷹,他在Billy即將陷入現實這個泥沼之際,飛向他。

或許有人會說這是一部成長電影,的確,他有青少年小說最愛的故事情節。但是,我覺得在年紀小小的主角身上,看得到一個給我們所有人,尤其是大人的訊息。生命的沈重,像是無法掙脫的束縛,像是窮追猛打的危險,像是片中Yorkshire揮之不去的陰天,或許這說起來有些肉麻,但是在我們心中,有個小小的希望,非常微弱,像是燭火一樣,希望能夠遠離這一切,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的世界,希望我們能一揮翅,就飛向天空,像kes一樣。雖然現實永遠不得抗拒,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夢想成真,但是希望是不能遺棄的。就是這樣小小的,童真的冀望,讓這部電影,這個空虛的人生,變得美麗及值得珍惜。

 

《鷹與男孩》得獎記錄

1970

Karlovy Vary 國際影展

水晶球獎得獎


1971

BAFTA

最佳男配角得獎 Colin Welland
最佳新人獎得獎 David Bradley

最佳導演、最佳影品及劇本提名

Writers' Guild of Great Britain Award

最佳英語劇本得獎



 

    全站熱搜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