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的夏天,某個瞬間,雙子星雙廈大樓,從遠方看去,像是化成幻影一樣消失,這座象徵資本主義的摩天大廈跌成了碎片,全世界的自由似乎都一起受到了攻擊,無數立場不同、背景不同的人們開始互相猜忌,當然,也有人互相扶持。

2002年,法國製片家Alain Brigand發起了一個集體創作的影片,由十一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導演,各自以一段1109秒的影片,表達自己對這個事件的省思。

 

Ken Loach代表英國祭出了這段影片,希望世界在悼念九一一事件的同時,也不忘發生在1973年的一個星期二,另外一個九一一,智利的九一一。

 

影片由這個事件的見證者,現已移居英國倫敦的VladimirVega娓娓道出,一封寫給父母親、親朋好友的信,同時也帶著大家回到1973年的九月,回到那個動亂的智利。

當時民選總統Allende遭刺,獨裁者Pinochet卻在美國CIA的幫助之下掌管政權,次年十二月正式成為智利的統治者。根據1993年由民主派Patricio Aylwin授權調查的Retting report指出,在Pinochet暴政下,共有3200人死亡,八萬人未經公開審判即遭拘禁,三萬人慘遭酷刑,還有多達二十萬人遭流放。

或許這段影片乍看之下口氣強硬,對發生在美國的九一一事件好像抱持著罪有應得的態度,但是我想這種立場絕非Loach的意圖,選擇這個主題,我相信Loach希望呼籲大家,在愛國主義的鼓舞下,我們要冷靜省思自我的行為,我們的主張,是否會對另外一個角落的人民造成傷害?我們的苦痛,是否被強制加諸於其他人身上?

影片結束時,Vaga又回到信的開頭,希望我們也能跟著一起回歸到最初,以起檢視我們行為的初衷。不論是智利的九一一、紐約的九一一,每一場生命遭受迫害的事件,都是一件悲劇,我們都要以最沈重的心情反省,並且避免,而這和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下一個九一一的發生。

    全站熱搜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