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ant bread, and we want roses, too.”

“Bread and roses“這個詞來自於詹姆士歐芬海 1911年的一首詩作,原獻給“西方的女士“,在1912年麻州的布料工廠罷工運動中被廣為引頌,於是成了追求合理勞資及工作環境的別稱。

初看此片,特別是獻出金火雞的時候,突然讓我有“難不成 麥可摩爾操刀?“的疑問,延續肯洛區一貫寫實風格的特色,這部風趣的電影更進而採用近乎紀錄片的風格,大量的素人演員參與演出無疑爭加了這部影片的真實感,拉近了觀眾與影片中世界的距離,帶領我們探討在先進國家如英國和美國(台灣?小聲說“歧路天堂“?)等惡意壓榨外國廉價勞工的問題及其後的危機。

《麵包和玫瑰》由以“戰地琴人“勇奪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安卓亞布魯帝擔任演出片中老實、風趣、誠懇,體貼卻又強硬的勞工運動領袖。除了給這部片一些微妙的浪漫元素之外,也給了觀眾另外一個觀看的理由,是的,過過當粉絲的癮。Brody為了接近當地的勞工族群,還曾喬裝“外勞“混入當地公會,參加各項聚會及討論。

這部肯洛區第一部於美國拍攝的電影似乎挺受歡迎的,全片以美國加州洛城為場景,不論是主要演員或是其他角色的演出都相當自然不造作,因此讓這部電影非常生動且容易投入。

    全站熱搜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