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一個春天,一個失業的共產主義者,為了打擊日漸壯大的法藍西主義,離開貧瘠的Liverpool,來到甚至更荒涼的西班牙,理想主義者來到異鄉,他要為崇高理想而戰。

David Carr來到西班牙境內的卡特蘭,誤打誤撞地加入了POUM組織,和其他懷抱著同樣理念的有志男女青年一起奮戰,在充滿熱忱的土地上,許多友誼誕生,還萌生了一段無法忘懷的愛情。

在戰役中受傷,Carr在巴賽隆那裡療傷,痊癒後,不顧女友的反對,按照離開英國時的計畫,加入了史達林的聯盟。但是Carr意外地發現史達林為了一己之利對政治的扭曲及操作,然而反悔卻太遲了,他真正的盟友,已被敵人團團包圍。他心愛的Blanca死了,而他看透了理想的荒謬和無謂。

許多帶著同樣記憶的人,從戰場上歸來,他們不輕易提及當年的戰事,或許是覺得沒有什麼值得提,畢竟,那是一場挫敗,也或許,他們只是覺得,沒有什麼人願意聽,被打敗的,除了戰役之外,還有最初在心中、在眼中、在意志裡沸騰的熱血。在酒吧裡,他們安靜地坐在自己的角落,人們最多只會說,“喔,他從西班牙回來。“,然後便心照不宣地點點頭,他們的沈默,是對時代的抗議?還是對初衷的質疑?

David Carr和其他人一樣一樣保持靜默,不曾提起過往那讓他心裡波濤洶湧的年少,直到去世之後,孫女才從他遺留下來,多年以來一直小心收藏的信件中,窺探到他心中的遺憾、悔恨及愛,和那一把,一直收藏在心裡,異鄉的土壤。

 

 

P.s. 順帶一提,這片段中,那位仁兄拍子也太準了吧

有許多人認為,西班牙內戰並未得到它應有的注意,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同時代,希特勒所代表的,極端的邪惡,卻忽略了,這個在政治操作下,有志一同,原本該一同奮戰的人民,卻相互殺戮的戰爭。當然,Loach看見了這段值得我們省思的歷史。

片中,在被解放的村落集合討論未來計畫的這一幕場景中,Loach讓當地居民飾演片中的農民,並且鼓勵他們自由發表自己的看法及意見,結果出現了張力十足的爭論,給了這部電影無法取代的真實性,也證明了Loach的導演功力。

《以祖國之名》 1995年發行,獲獎提名記錄豐富,1995年和1996年間,獲得坎城影展FIPRESCI Prize Ecumenical 評審獎、歐陸電影最佳電影獎、法國凱薩獎最佳外語片、Sant Jordi最佳影片、Turia Award最佳女演員和Goya獎最佳新進女演員。許多人會把這部電影和親身參與西班牙內戰的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的書 Homage to Catalonia做比較。

歷史的痕跡,人類的記錄,片中孫女超賺淚的喪禮致敬,無關政治立場,而是對於人,對於被淡忘歷史中的人,無聲的禮讚。

    全站熱搜

    Flashforw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